Triangle List

温和的人。超级好勾搭。
游戏宅,漫画宅,不追番。


专业跳冷坑。

【原创】放飞自我勇者

额……之前的因为敏感词嘿嘿嘿嘿了……然而我并不知道哪些算敏感词啊囧

预计小黄蚊走向……额,看情况估计只能简书了。

放飞自我的勇者。
00.
   女人抽着烟。我认不出来什么牌子,白色的滤嘴,轻微的薄荷香随烟气飘出。我仔细嗅着,薄荷的气息很好闻,尽管有些呛人,却让我感到放松。

   背部传来如同砂纸边缘一下下划过的刺痛,随着冰冷的汗水蔓延开。在jing 液射出后,身体的温度急速下降,糟糕的暖气,劣质油漆的气味,屁股下床单的小小破洞,被忽略的种种此时都一拥而上,并不太好受。我赤裸地坐在床边,有点冷。
    
     女人把烟掐灭了,食中指间留下灰印,她随手在床单上蹭了下,浅棕的眼睛隔着飘散的烟注视着我。加弗里有块小小的琥珀,颜色清澈又温软,而女人拥有相同色调的眼睛,我喜欢这种熟悉感,所以我喜欢上了此时面前同样赤/   luo的女人。
  
  “跟我走吧。”她突然说。她低头捡拾掉落在地的内衣,人工睫毛低垂,扑闪,像暖黄灯光前的飞蛾鳞翅。

    “他会毁了你的。那个狗| 日的贱人,只会不断利用你换取任何可以换的,等你没了这张脸,染了病,或者残疾,换不动了,你就完了。”

    又是一个这么说的。

    我和很多人交| 媾,有时候,他们中的一部分就会这样告诉我,我的同伴是个赌鬼,人渣,贱| 人,垃圾,疯狗,或者其他不太好的东西,然后看着我的脸,说,跟我走。

就好像我是加弗里的一条狗,他们喜欢我,又不想去和讨人厌的饲主讨价还价,便鼓吹着,威逼利诱,想偷偷拐走。我是不太喜欢这种行为的,我认为我是一个独立的人,四肢健全,头脑清楚,并且我喜欢加弗里,我信任他,哪怕他也许的确是那么一个不太完美的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人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我应该生气。但女人的眼睛很美,我喜欢这琥珀色,也喜欢拥有这眼睛的女人,所以我决定告诉她加弗里并没有那么糟糕。

我是在一个冬天的早上遇到加弗里的。应该是冬天,因为下了小雪,不过科斯舍港是个四月仍然只有五十度不到的地方……我有点记不清了,便算是冬天吧。这并不是重点。

我除了一身衣服一无所有,行李,金钱,身份,记忆。有两个流浪汉让我把外套给他们,他们看起来很冷,浑身哆嗦,眼球僵硬的旋转,一副很可怜的样子,我就给他们了。一人接过了衣服,转身跑了。另一人盯着我的脸,把我拉到一个巷子里,开始解我的衬衫。

我说我不能把这件也给你,下雪了。那个流浪汉置若罔闻。我很尴尬,拽住他的手,他却突然嚎叫起来,剧烈的挣扎。

加弗里就是在这时出现的。他踹倒流浪汉,打量着我。他的手中,那块小小的琥珀发出温暖的浅棕色光。

之后,加弗里把我带回家,他给了我食物,衣物和住所。他叫我萨非,因为我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我当时一无所知,是他教我如何去“生活”。他不是个好老师,我也不是个灵慧的学生。我们的相处,用他的话来说,就像“买了个不合码的套子”。

但是,他从未放弃过我。我很喜欢这点,所以我很喜欢他。

“他当然不会放弃你。你根本不知道你有多么……美好。”女人嗤笑,“一个温顺的羔羊,纯洁又茫然的天使,你可以为他带来一切,而他可以放心的把你一次又一次送出去……甚至不用自己去领回来。”

“就像现在?”

“是的……就像现在。”

“那你可说错了。”

女人叹气。她穿上黑色的长裙,细细的拉链卡在两片蝴蝶骨之间。我移过去,咬断卷进齿间的丝线,帮她拉好。她没有使用那个有着蟑螂和蜘蛛驻扎的盒子浴室,背部还有一层薄汗,我告诉她,现在她的气息比之前的香水要自然。她又叹气了。

“亲爱的,为什么先遇到你的不是我呢……”她说,转头与我接吻。

她站起来时,裙摆如翻腾的黑色潮水,之前的缠绵随之洗刷一空。她告诉我,她会把答应的情报给加弗里的。

“你可以来找我。一个小小的承诺,给你的,不是那个混球。”一张带着唇印的名片放在床头,“只是给你的。”

直到临走前,她仍然认为我是加弗里的工具。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并不排斥这种肉体的结合。这是很舒服的事,不论是否带上了目的,过程总是没变的。加弗里每次都会问我,你愿意去吗,然后在我点头后,露出轻嘲的笑脸。

即使是加弗里,也认为有目的的交媾是一种耻辱。

他大概也觉得,我是他的一条狗吧。

而因为我是独立的人的事实并不会因此而改变。再加上,他拥有“认为”的权利。所以我并不介意。

我喜欢加弗里。所以我不会因为这而对他发脾气。就像我喜欢女人。所以不会因为她的怜悯而恼怒。

我把被子对折,垫在湿透的床单上。客房到明天早上七点才会有人前来打扫,我还可以睡四个小时。我很冷,很累,并不想在半夜的第五街上暴走一个小时回到加弗里的屋子。

他会理解我的夜不归宿。

评论(1)
热度(2)
©Triangle Li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