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List

温和的人。超级好勾搭。
游戏宅,漫画宅,不追番。


专业跳冷坑。

守陵、策陵

 

很早前的文


游戏向。哦哦西。小白文。

 

1.

  “没有毛茸茸的兽耳和尾巴,怎么能称作宠物?”

 白发刺客轻蔑地踢了一脚连根斩下的龙爪。威名显赫的主宰奄奄一息的倒在峡谷,黑色的鳞片满是划痕,半缘甚至有几处裂痕,坚比金石的甲壳在刺客的打野刀下脆弱如纸。

   “弱者就要有弱者的样子,你这样的,不论是对手还是宠物都不及格。”淬毒的利刃扬起,“可怜的家伙。”

     “砰!”

     震耳的枪声响起,刺客猛地闪身,子弹擦着他的铠甲直入巨龙头颅。巨龙发出最后的哀嚎,再也没了呼吸。

      抢龙!

      刺客瞳孔收缩,他迅速陷入潜行状态,顺着子弹轨迹赶去。草丛中隐约露出一个亚麻色风衣的身影,尚未等刺客靠近,那人便仿佛看到了他的身影,一个敏锐的后跳,闪现,转眼就消失在乱石后。

       刺客冰冷地看着草丛里缓慢旋转着的“眼”的机关,一脚踩碎。

      “狙击……”

     “砰!”

     又是一枪,紧贴着刺客的面颊。子弹强大的破甲能力击碎了面罩,黑金碎片掉下,露出可以称之为美艳的脸。

      找死……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这下刺客是动了真火了,幽蓝的眼睛变得暗沉。敌方狙击手的枪口直指草丛,刺客没有鲁莽的前去追踪,而是沉默地撤退。这并不意味着他放弃了复仇,相反,仇恨的火焰将在时间的催化下愈发旺盛。

     永远不要招惹睚(fa)眦(yu)必(liang)报(hao)的刺(da)客(ye)。

   

2.

     百里玄策冒着冷汗啃鸡腿。

     他的美人师傅,自从那天带着破损的面罩回来后,每天擦拭刀刃时多了一项程序,瞪杀弹壳。

      擦一下,瞪一眼,擦一下,瞪一眼,如果目光有实质,那个纤长的金属壳已经被磨穿一百遍了。

     杀鸡的时候,仿佛在拧什么人的脖子,下手又狠又凶残,连带着玄策吃鸡时都仿佛能尝到肉里夹杂的杀气。

     “师傅,你还在生气?”百里玄策郁闷的蹲在兰陵王身后,长长的锁链被他摇的哗啦哗啦响,见刺客不理睬自己,自顾自的捅着火堆,他又凑近了一点,几乎贴在了刺客背后。

       褪去了铠甲,兰陵王只穿着平日的开胸衣,玄策感觉到薄薄的布料下的肌肉先是紧绷了一瞬,马上又放松下来。这种被信任的感觉让他满足的眯起眼睛,玄策干脆整个人压在刺客身上。一只温暖而粗糙的手在他头上揉了两把,然后一块去皮的嫩鸡肉被塞进口中。玄策咀嚼着,尾巴贴着刺客的大腿,含含糊糊地说:“不就是个射手吗,改天我去弄死他,不杀到他心态爆炸不回来,怎么样?”

       玄策自长大后,性格便越发张扬,几乎完全看不出来过去那个孱弱瑟缩的小孩的影子。当初那个惊恐却咬牙瞪着他的小狗崽,现在已经强大到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优秀刺客了。兰陵王视线从少年裸露的肌肉上扫过,在他一抖一抖的兽耳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又伸手揉弄几下。

      长大后,百里玄策就以没有男子气概为由拒绝一切搂搂抱抱和揉耳揉尾的行为,兰陵王对此不无遗憾,今天难得小狼狗这么顺从,他乐得享受久违的柔软触感。当初捡他回来,不过是因为兽耳(划掉)他的眼神让他想起了流落失所的自己,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是个会养孩子的人。而玄策竟是生生地在他对待动物的照顾下活下来,不仅如此,更是优秀坚韧地让他甘于倾授自己的毕生所学。

      他自认不是什么温情的人,此时却也不免为这师徒之情心软。他放任对方毛手毛脚的把他的面罩卸下,红发的小刺客站直身体,俯视着他师傅被火光渲染的温柔许多的蓝色眼睛。

       “交给我吧。”

       你师傅不需要这种你这样的小家伙来复仇。兰陵王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把弹壳抛给百里玄策。然后看着对方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

3.

     百里守约坐在长城边。自从上次峡谷大战后,他就经常在这里消磨闲暇。

    “百里。”铠在他身后几步坐下。他有些为难的抚摸长剑,半晌,说:“队长虽然严格,但对于战场来说这种严格反而是一种温柔。她本质上是关心你的,别太害怕。”

     百里守约:“……嗯?”

    铠:“虽然被刺客切成2/15的确很难堪,但这也算是个教训。下次记得跟团平A ,看到刺客就别再蹲着狙了。”

    白发射手不好意思的摸头:“这的确是我的问题。”

     身着银铠的战士抿唇,他不是会安慰人的类型,但此时他们的优秀射手的状态着实令人担忧。他沉默的坐了一会,突然问:“晚上吃什么?”

      百里守约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了,他无奈地叹气,站起身,温柔地笑着:“不是刚吃过午饭吗?”

      同伴笨拙的关心让他内心涌上一种甜蜜的愧疚。被切成这样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想开镜,来更加清晰的看到对面刺客的脸。这种理由,即使是他也很难说出口,只能摸摸鼻子,默认了自己的失职。

4.

     “你想给瞄准镜加上摄像头?”

     “会很为难吗?”

     “嗯哼,鲁班大师智商二百五,从来没遇见过难题!但是啊兽耳小子,你还真是有创造力,我都没想过这样来拍貂蝉大乔她们!不错啊!”

     “不,我……”

     “交给鲁班大师了!哇咔咔,要不改天我把导弹也装个摄像头,远程航拍小文姬哈哈哈哈哈!”

      “……”

      三天后,传来了鲁班七号被婴儿车碾压致残的消息。

5.

       百里玄策有些苦恼的蹲在草丛。

       师傅和哥哥,怎么选?

      他排了几天的匹配,都没遇到自己的哥哥。这种缓刑让他的纠结越发庞杂。但该来的总要来,不远处,他的哥哥蹲在墙边借落叶遮掩清兵线,玄策刚刚好藏在眼的范围边缘,这是一个极限距离,如果没能下定追杀致死的决心,很难保证刺杀的成功率——而一旦对方藏进塔,玄策无法去赌自家老哥心软的几率。

     师傅常说,一个人,没有同类。战场上没有人可以信任,不要对任何人怜悯。

    可那是自己的哥哥,离散多年,对自己宠溺有加的兄长。

    红色兽耳为难的耸搭着,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去偷袭也就是送人头。他撅嘴,握紧镰刀,眼神专注地盯着兄长藏身的树叶堆,给自己下决心。

    突然,空气扭曲了一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浮现。师傅?百里玄策脸抽搐了一下,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师傅和哥哥排在了一起。因为是匹配,兰陵王没有穿上猎龙套的荧绿铠甲,而是平日的轻铠,头发简单的扎成麻花辫搭在一边。他侧身收掉了残血的兵线,转向角落里的百里守约,玄策瞪眼看着平日不苟言笑的师傅有些迟疑的伸出的手被自家老哥抓住,放在白色兽耳上。

     然后刺客猛地抽出手,几步跃开,隐蔽身形。玄策发誓看出了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红发刺客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耳朵,柔韧顺滑,偶尔抖动一下,温温的。老哥难道会更好摸吗?所以师傅你在干什么啊,一只还不够摸吗!

      还有百里守约,你眼睛一直盯着师傅开胸衣以为我看不见吗!

       刺客的任务,就是斩杀对面的主力输出。必要时,一换一也在所不辞。

      百里玄策沉下眼神。追杀对面射手,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这是刺客的守则。一切为了胜利与复仇。

6.

     百里守约第一次排到兰陵王。花木兰无视刺客冰冷的眼神,大咧咧地拍着他的肩膀,拇指指向百里守约:“我们的神枪手,抢野专家,你徒弟的哥哥。你小子上次把人家切的够呛啊!长恭,守约脾气好,你可别欺负人家。”

      刺客轻哼一声,侧身避开花木兰的手。

      “这脾气。”花木兰强行搂住刺客,生生地把对方扭过来对着守约:“听好了,姐向来讨厌输,要是因为你耍性子没有配合,等着吧!”

      “我们不会输的。”百里守约笑笑,安然接下来刺客的冷眼,暗地里只觉得那双冰蓝眼睛就连瞪人也这么好看。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有意无意地在看自己的耳朵?

     蓬松的狼尾摇晃了一下。百里守约觉得自己仿佛找到了切入点。

7

     离百里兄弟开场一换一,还有三分钟。

     

      


评论(15)
热度(149)
©Triangle List | Powered by LOFTER